中小学教育APP排行榜2019前十资本玩家仅腾讯参投

(原标题:中小学教育APP排行榜(下):2019 TOP 10资本玩家仅腾讯参投 2012-2019年中小学教育APP融资,投资次数和金额双降,2017年为拐点。)

2020年伊始,回顾刚刚过去的2019年,教育APP的日子并不好过,一方面是大环境下的“资本寒冬”,一方面是国家监管的介入。而中小学教育APP有庞大的刚需群体做支撑,2019年11月至今,其活跃用户规模还在增加,这条细分赛道颇具研究价值。

回头看2018年为什么会有大量的捡漏机会呢?主要三种情况:

蓝鲸教育智库从上表“2019年11月活跃中小学教育APP历史融资情况”,重点观察一下每年具体的投资次数以及投资金额(未披露不计入统计),绘制如下图表“2012–2019年中小学教育投资次数&金额”:

可见刚刚过去的2019年,中小学教育APP用户选择趋于稳定,头部产品用户粘性较高,而小规模用户的APP,前景则不太明朗。

而从买方的角度,卖方的持有期间是风险最高也是确定性最低的几年,而买方持有的是确定性较高、风险相对较低的后续几年,同时伴随着基金进入退出期,会有更多的项目退出和更快的现金流产生。亦即,S基金份额的买方获得的是一项持有期较短、现金回流较快同时不确定性较低的资产。此外由于现金回流较快,IRR指标提升的同时,回流的现金也可以做复投,增加这一交易的综合收益率。

其次,一笔交易是否值得发生,要横向的与同一时间的其他投资品进行比较。从投资人的角度去思考,在将时间成本等因素考虑进去后,如果这笔交易所产生的预期收益高于同类可投资产,交易就是值得发生的。

1、S基金交易价值的思考

中小学教育活跃APP数量也是以2017年为界,呈现先上升后下降的曲线,从2015年的37个,攀升到2017年的152个,后又降至2019年的120个。

投资时点在某一行业的vintage year 后的半年到一年;

从卖方的角度思考,经常有人会疑惑:优质资产为什么要去交易?排除特殊的流动性极度紧张的情况,真正优质或者说“躺赚”的资产发生交易的概率极低。投资人在盘点持有的资产时,会衡量继续持有与当下变现的价值,并综合考量继续持有的风险及时间成本。当投资人认为一项资产继续持有的内部收益率并不会显著高于风险和时间成本,就很可能会在当下时点套现离场从而锁定收益。

在国内目前的行业实际情况下,可交易的优质资产份额在哪里?

从宏观角度,我们得出了2018年至2019年投资热度有所下降,那么从投资方角度看,具体情况又如何呢?蓝鲸教育智库结合天眼查,不完全统计了以下2018年—2019年在中小学教育APP赛道上的活跃玩家,共28家投资方,以及他们具体的投资项目。

在2019年12月蓝鲸edu公众号已发布的《中小学教育APP排行榜(上):学霸君月活下降13%,家长老师端用户增速快》,对120个活跃的中小学教育APP做了详细的排行榜,月活TOP 10的APP有:“作业帮”、“小猿搜题”、“一起小学学生”、“快对作业”、“一起学”、“纳米盒”、“乐教乐学”、“互助文档”、“好分数”、“小盒家长”。其中TOP 30、TOP 50也有所体现。

但随着市场对风险的逐步消化及适应,机构们慢慢地对所遇到的情况做出了一系列合理的应对措施,未来系统性风险导致的交易机会必定越来越少,S基金“捡漏”机会也变得越来越不可期。

月活TOP10中7家APP有融资历史

在整个中小学教育APP赛道,从2012年起至今,投资次数呈现了先上升后下降的变化趋势,2012年仅有两起投资动作,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在线教育APP也在蓬勃发展,一直到2016年投资次数呈快速增加趋势,达到顶峰15起,从2017年开始转为下降,降至10起,2018年继续降至5起,2019年稍有回升,达7起。

3、S基金市场上的三类买方特点及其诉求

3)以及大量P2P暴雷,紧急处理资产的情况。

2)大量上市公司股东因A股持续下行导致的现金流紧张,不得已将部分资产低价变现;

曾经的行业龙头但因为错过最佳退出时点而导致退出困难,价格尴尬;

就中小学教育赛道而言,这十大活跃玩家投资风向有何变化呢?据观察,2018年,TOP 10资方共计10起参投,除了挚信资本与联想之星,其他资方均有布局中小学教育APP赛道,而到了2019年,投资次数锐减,降至1起,仅腾讯投资有一起爱作业A+轮投资,再一次验证了投资巨头的谨慎态度。

转变思路是一方面,如何能让球队避免因为青黄不接而再次陷入低谷?李永波在成为国羽教练之初,便已经在脑海中勾勒规划。“我退役时,中国队成绩已经开始下降,原因就是我们这一批运动员,从86年一直打到92年,没有什么年轻运动员。所以决定要我来带队时,这些想法马上就在脑海里出现。”

一方面,S基金的投资更需要注重确定性,与PE/VC投资相比,S基金的投资是成熟的资产管理行为。另一方面涉及到退出,S基金的玩家可能需要更精准的对IPO、并购、股权转让等规则的把握,以确保核心资产是否可以按照预期的退出路径实现退出,这也需要对二级市场总体趋势有一定的了解,因为一旦IPO成功则估价、成交量、换手率等均会对最终的退出价格产生重大的影响。

如何让队伍重新焕发活力?李永波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一个是思路上要树立起来,要有把方向的人。队伍的发展趋势、发展方向,球队负责人要掌握住,要明白这项运动的发展方向是什么?然后与时俱进,不断改革创新,没有一个成功的经验是可以永远保留下去。”

TOP 10资本玩家2019年仅腾讯参投

图为中国羽毛球队原总教练李永波为“人民楷模”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新中国羽毛球事业的开拓者王文教(右)颁奖。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东京奥运周期,林丹依然在坚持。(资料图)中新社记者 吕明 摄

1、S基金的捡漏机会越来越少

S基金定位:基金阶段性投资成果的评审官

不同属性的资金决定了不同的买家在追求确定性更高的收益率外,可能会有其他的诉求,如果标的能够同时满足S基金买方的其他诉求,这对买方是更优质的选择,整体交割节奏也会更为高效。

作为当下世界体坛最为火热的运动之一,羽毛球赛场向来不缺乏巨星。从四大天王的针锋相对到陶菲克、盖德退役后延续十载的“林李大战”,每一位羽坛名将都在实现自我的过程中推动着这项运动的发展。如今,称霸男单赛场的桃田贤斗隐有接棒的势头。

如果说PE/VC基金是用当下的视角去判断未来3-5年后市场发展情况的话,那S基金则更像是结果评审官,用当下的视角去审视过去3-5年的投资逻辑,并通过相对明朗的趋势预判其2-3年后的退出情况。相较于直投基金和母基金,S基金是一种风险相对更小,确定性相对更高,但收益空间相对可测算的股权类配置资产。

2019年参与投资的项目共7个,分别是:小盒家长D轮、A佳教育A轮、A佳教育A+轮、爱作业A轮、高途课堂IPO上市、洋葱数学D轮、作业大师股权融资。

一是市场不同:直投基金或母基金所面对的是增量市场,而目前国内的S基金市场则是锚定存量市场的资产配置行为。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以上为笔者对于目前国内S基金份额交易的思考及总结:“捡漏式”S基金交易时代已经过去,S市场系统化、专业化却仍需补强。在面对股权一级市场流动性缺乏的现状时,尚未发展成熟的S基金被市场困境推向前台。无须争议的是,在国内S基金交易市场中,机会存在且呈明显增长的态势,但买卖双方对于S基金的理解需要更加成熟且理性。

知名VC/PE有:IDG资本、Sequoia资本中国、挚信资本、GGV纪源资本、联想之星、经纬中国、君联资本、启明创投,除挚信资本、联想之星两个资方涉及领域相对较少,其他则积极布局了众多赛道,人工智能、区块链、企业服务、医疗健康、大数据等;

企业较为成熟但客户以B端为主,不被行业外的人所熟知,并且获得融资轮次很少,很难通过新轮融资的估值方式进行估值判断。同时这类资产很可能由于专业度较高,多数财务投资人无法快速判断其价值(这类资产大量出现在医药、高端制造等领域)。

对于资管类平台,S基金相较于新基金或盲池基金更多的是购买一笔确定性更高、收益率相对明确的资产。一方面有相对明确的现金回流时间和相对可预测的收益空间,另一方面用真金白银来验证管理人的实际投资业绩和管理水平,为未来Primary+Direct策略的标的池增加可靠的选择标的和参与机会。同时资管平台处置资产的能力较弱,只能作为新的LP陪伴GP走到最后。综上,S基金给资管平台带来的是确定性更高、资产回流更快的资产以及未来Primary + Direct策略的可选标的与参与机会。

2、S基金的定位,与PE/VC基金以及母基金的区别

国内S基金发展还处于初步阶段,买方资金来源就那么几种:

由于多数LPA都会有LP对份额的优先认购权等条款约束,同时顶级GP对扩充新LP也多抱谨慎态度,当质地非常优质可以“躺着赚钱”的份额标的出现交易机会时,一般会由老LP优先认购,流到市场的几率很小,导致S基金市场很难出现顶级资产的规模化交易机会。因此S基金的买家要接受的现实就是绝大部分所能够接触到的资产是存在瑕疵且伴随一定风险的资产。此外,即便能够出现单纯评判资产本身十分优质的S份额,也会有由于种各样的原因,在交易推进环节困难重重。

产业巨头好未来涉及的投资领域主要以教育为主,在2018年投资了小盒家长C轮,2019年没有投资动作。

以上三个维度的趋势线不谋而合,由此可见,在中小学教育APP赛道,不管是从投资次数还是披露的投资金额,亦或活跃APP的数量,2018年至2019年都是一个冷却降温年份。

S基金交易价值:从机会性“捡漏”到系统性配置

在李永波的带领下,国羽先后夺得92个世界冠军。伦敦奥运会上更是创下了包揽五金的奇迹,作为总教练,他就此登上了执教生涯的顶峰。2017年4月,李永波正式卸任国羽总教练,他距离自己定下的“培养100个世界冠军”的目标仅仅只差8个。

谈及王文教对自己的支持,李永波回忆说:“王指导很喜欢我的性格,我有时候跟他顶嘴,他很生气,过后也会对我很好。他觉得运动员就应该这样,实话实说,不需要拐弯抹角。王指导爱憎分明,包括参赛计划、培养人才都非常开明,这点让我受益匪浅。”

由于管理人大多不是顶级头部机构,在下行环境中有一定的募资压力,出于新基金募集的需求和对老LP维护的考量,对于份额转让的推动会较为积极,同时比较愿意配合投资人尽调。

不过,在李永波看来,尽管桃田贤斗当前男单的佼佼者,但与曾经的“四大天王”“林李之争”时期相比,仍有所欠缺,“他还没有真正展现出在场上的综合能力,比如李宗伟的诡异战术,林丹大师级的表现,陶菲克的游刃有余。从世界羽毛球发展来看,他还是没有可比性的。”(完)

“第二是用人,要学会用人,用有创造力的,也爱岗敬业的人,我相信给他们时间,队员们就都会受益。如果这2点做好了,思路、方向对了,然后用人用好了,出成绩就是时间的问题。”李永波说。

从这一类S基金买方的视角,S基金快速回流现金的特点会增大其可投资金额的比例,在增加投资品选择范围的同时,还可以通过复投增加其整体的复合收益率。

每一个上榜或者出局的APP,背后免不了资本的运作,在中小学教育这一细分赛道上,又有哪些活跃玩家呢,蓝鲸教育智库联合天眼查,统计了这120个活跃中小学教育APP,从2012年到2019年的具体历史融资情况。下图中,标红的APP为2019年TOP 10榜单的项目。

这些都是系统性风险造成的应急反应才会出现的大量捡漏机会。

整体资产属性评分为良好,买卖双方对资产的预期相对理性,对交易价格的谈判也更加理性,交易难度下降;

资本的力量与APP的命运相互影响,一方面资本的注入使得APP能够激流勇进,另一方面APP的表现又决定着资本的风向。总的来说,中小学教育APP在过去几年,呈现出先繁盛后降温的整体趋势,2019年投资热度下降,变得谨慎,2020年整体态势如何,我们将持续关注。

互联网巨头腾讯也在众多领域积极布局,腾讯投资在2018年参与小猿搜题E+轮、洋葱数学C轮融资,2019年参与爱作业A+轮融资;

TOP 30在2018年新入围7个APP,2019年减少为5个,TOP 50名单的变化数量在2019年也有所下降。相比2018年,2019年榜单变得相对固定。

首先,在市场逐渐稳定和成熟后,交易的促成将更加理性。资产交易方会从时间和空间的角度去思考一笔交易是否值得进行,同时股权项目随着持有期的增长,发展前景会逐渐明朗,虽然收益空间更加有限,但确定性却也显著提高。

观察发现,这28家投资方包括知名VC/PE,如IDG资本、Sequoia资本中国;互联网巨头,如腾讯投资;阿里系,如阿里巴巴、云锋基金;以及教育属性资方:好未来、新东方等,其中腾讯投资、春华资本、云锋基金在2018年与2019年均有投资动作,其他资方仅其中一年有投资动作。

结合以上,S基金与直投基金的最大不同其实是投资的核心诉求:与传统PE/VC投资用更大的不确定性去争取更大的收益空间这一投资行为不同的是, S基金的核心不是获得多少倍超额收益,而是实现资金的高效运转,通过复投的复利增长实现确定性更高,收益更稳定,更高效的资产配置行为。

2019年中小学教育赛道:投资方减少43%,投资金额减少49%

我们发现TOP 10的榜单里,共计7个APP曾有融资历史,且大多不止一轮,例如排名第一的“作业帮”进行到D轮融资,排名第二的“小猿搜题”则进行到E+轮,可见一个学习APP的发展往往离不开资本的看好与推动。

较投资时已过3年以上,被投企业技术已相对成熟,行业地位已逐渐稳定,行业前景相对明朗,项目非系统性风险较小,更容易做出对资产合理的价值判断;

此后,张军出任双打主教练、夏煊泽出任单打主教练,中国羽毛球队就此进入“双核时代”。不过起初,球队在过渡期也一度遭遇阵痛。对此,李永波坦言,世界羽毛球发展趋势和世界羽联相关政策的制定,造成国羽面临了一些困难和挫折。

此外,由于S基金的买家多数缺乏主动管理能力或因为不是直接管理导致的控制力有限,很难对项目的退出产生实质的影响,则具备判断该资产能否按照既定路线操作或退出成功的能力就变得非常重要。

随着互联网教育的发展,中小学教育APP在过去几年,呈现出先繁盛后降温的整体趋势,月活TOP 10的APP离不开前几年资本的推波助澜,而这条赛道上的资本方,也随着行业大趋势的变化做着调整,中小学教育赛道相比2018年活跃投资方从21家降至12家,2019年十大活跃玩家纷纷收手,仅腾讯投资一家有投资动作。

这三类资金来源,由于资金属性、投资诉求的不同,对S基金的交易逻辑也大相径庭。

三是核心关注点不同;直投基金或母基金投资所关注的核心点是增长:行业和企业的发展前景等:行业或企业的发展前景好就意味着所投项目估值的提高,无论是净利润的提升促成估值的高企,或者行业整体情绪高涨导致的市盈率的提高,均是增量投资未来带来高收益的基础。

目前国内S基金与直投基金或母基金是有区别的,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投资的企业在垂直领域中排名靠前但相较行业龙头有一定的差距;

在与多家活跃的S基金机构接触后笔者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按常理来看,S基金的市场容量应该随着发展而逐渐增大,但事实上2019年的交易数量却反倒是下降了,大量优质的S基金交易发生在2018年。在多方的了解沟通后,大家给出了答案: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没有太多的“漏”可以捡了。

再来看投资金额维度,投资金额走势也是呈先上升后下降的趋势,不过顶峰在2018年,约为7.88亿美元,2019年降至4.04亿美元,减少49%。

横看成岭侧成峰,智库团队根据“2019年11月活跃中小学教育APP历史融资情况”,将中小学教育赛道上的玩家按照投资次数排名,选出以下TOP 10的活跃玩家,分别有:IDG资本、好未来、Sequoia资本中国、挚信资本、腾讯投资、GGV纪源资本、联想之星、经纬中国、君联资本、启明创投。

但在S基金的交易中,投资人通常会前置的剔除掉那些行业前景不明朗,企业仍处在中早期的标的,去选择行业发展基本明朗、企业成长基本成熟的标的作为投资选择。因此,标的选择的不同直接导致锚定不确定性的VC/PE基金可能会搏出几倍甚至几十倍的超额收益,但S基金的收益空间因为确定性更高而更加有限。对于收益空间在大致可测算范围内的S基金资产,交易价格就显得尤为重要。

这类资产作为S基金交易标的有以下优点:

11月10日,2019中国(福州)羽毛球公开赛决赛在福州举行。日本名将桃田贤斗2比1战胜中国台北选手周天成,获得男单冠军。图为桃田贤斗(右)与周天成在颁奖仪式上合影。中新社记者 吕明 摄

1)2018年出现了大量因资管新规出台而出现的不符合公司IPO准则的三类股东,这些资产不得已在临近上市或前景向好的情况下被以极低的价格贱卖;

因此,蓝鲸教育智库结合APP数量维度、活跃的中小学教育APP数量变化,观察易观千帆网数据,绘制下图“中小学教育APP数量变化趋势”:

近几年中小学教育赛道十大活跃玩家主要由知名VC/PE、互联网巨头以及产业巨头组成。

S基金份额:现阶段可交易的优质资产

既然捡漏的机会越来越少,变得可遇而不可求,那S基金未来的交易的价值在哪里?

TOP 10连续三年整体变动不大:2018年,“学霸君”从TOP10甩出,“快对作业”取而代之,此后“快对作业”一直保持在TOP 10行列;2019年“好分数”从14名上升到第10名,“互动作业”甩出前十。

球员时期的李永波是双打运动员出身,与田秉毅组成的男双组合曾横扫世界男子羽坛,先后曾6次获得世界冠军,其中包括2次世锦赛冠军和3次汤姆斯杯赛冠军。不过,鲜为人知的是,在1984年李永波却险些被退回到省队,提前结束自己的国手生涯。

图为中国羽毛球队原总教练李永波为王文教献上奖杯。中新社记者 翟璐 摄

2019年中小学教育APP发起股权融资共7个轮次,多于2018年的5个轮次,但是参与投资的投资方却从2018年的21家降为2019年的12家,下降幅度达43%,投资金额也随之下降49%,投资方的谨慎态度不言而喻。

二是投资理念及运作模式的不同:直投基金或母基金是单笔投资谋求超额收益的过程,而S基金则是利用较高的确定性实现资金的快速流转,通过复投实现复利增长的过程。

2018年共5个投资轮次,分别是考拉阅读B轮、小盒家长C轮、小猿搜题E+轮、洋葱数学C轮、作业帮D轮。

这一类S基金买方在上述诉求外,更多的是配套该资产管理人的投资风格或领域,做下一步直投工作的布局。例如,较为成熟的投资机构或专注跟投的机构可以通过S基金的方式了解该基金或GP的投资领域及投资业绩,指导自己选择未来的投资领域、投资标的等。与资管平台不同的是,综合类投资平台往往配套有较为强大的直投团队以及配套的行业资源,这一特点会增加其对项目的判断力,同时会为S基金中项目的退出带来协同效益,协助其更好的退出。S基金给此类交易者带来除了资产相对的确定性,直投或跟投的项目标的选择外,还可以通过自身优势完成更好的退出,获得更高的投资收益。

在S基金配置地位和市场关注度提升的背景下,未来如何提高找寻优质可交易S基金份额的效率、如何能够更长久的把游戏玩下去,成为所有参与S基金交易的投资人都需要思考的问题。结合人民币市场的特殊性以及目前国内S基金市场发展的局限性等市场的特点,本文从以下四个方面对国内S基金的发展提供思路,抛砖引玉。

4、优质可交易的S基金份额的特点和优点

面对众多教练的不看好,时任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的王文教却最终拍板,决定将李永波留下,继而成就了后者世界冠军的梦想。9年后,退役以后的李永波再次走到十字路口,资历尚浅的他能否留任国羽教练?面对诸多质疑,王文教又一次力挺自己的爱徒。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以及大量案例的总结,S基金系统化交易机会在于那些业绩表现在优秀线以下、及格线以上的资产,他们将成为S基金买家们需要筛选和甄别的主要目标。这类资产会有一至多个的以下特点:

下图是这十大玩家在2019年涉及的投资领域详情:

如果从活跃用户榜单分析,过去三年变化趋势如何呢?下面是结合易观千帆数据,蓝鲸教育智库按照时间跨度,追踪中小学教育活跃APP在2017年11月至2019年11月的榜单,分别将TOP 10、TOP 30、TOP 50的变化整理如下,红色字体是对应标准新入围的APP。

自此,李永波开始了长达24年执教国羽的教练生涯。此时,国羽正处于新老交替的时代。1991年世锦赛,赵剑华夺得期盼6年之久的世锦赛男单冠军。再加上女单、女双两枚金牌,中国羽毛球队整体实力虽然继续冠绝群雄,但已露出青黄不接的迹象。

回忆起当初毅然决然接过国羽教鞭,李永波说现在想起来还是后怕,“真正难的不是成绩问题,而是管理和训练思路转变的问题。好在我曾经也是一名运动员,成功、失败都经历过,所以改变训练方法,调整训练思路,让训练跟比赛更接近,这些方面我很快就能做到。”

S基金买方:资方的诉求和特点

2、S基金的交易价值

李永波接手国羽两年后,球队在瑞士洛桑首次夺得苏迪曼杯混合团体赛的冠军,球队训练、管理转变效果初显。1996年,在他的推动下,旨在培养后备力量的中国羽毛球二队创立,这不仅开始为球队源源不断地提供“新鲜血液”,也一举奠定国羽未来数十年的长盛不衰。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