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南老家过年从腊八饭开始

晋南老家 过年从腊八饭开始

□王萌晋南老家的过年是从吃腊八饭开始的。旧时晋人经商,离家千万里,也就是家人千万里的牵挂。“过了腊八就是年”,过了腊八,出门在外的人就该回来了,因此腊八饭一定会做一大锅,多大一锅呢?一两顿肯定是吃不完的。人们把那一大锅连锅端起,放在院子里上冻,每天抠下来一瓢热着吃。一天天地吃,一天天地盼,吃到一锅饭变成了一锅粥,吃到出门的家人回来再一起吃。游子归家,家人团聚,人们在瞬间就进入到一种气氛中,是一种平静祥和的气氛。村人老小们会聚集在小窝家围观杀猪,还未走近,老母猪的惨叫就已经挤满了耳朵,空气中弥漫着热腾腾的腥……哦……不……香味。人们围着一团热气站着,为了让我看热闹,奶奶使劲把我往人圈里推,我才终于看到那团白热气是一口大锅里滚沸的开水冒出来的。这水,是用来烫猪毛的。以小窝爹为首的几个人,围着放过血断了气的老母猪,用钢钉刷起劲地褪着猪毛。后面的场面,我好像从来没看完过。猪血是不卖钱的,小窝爹会分给村里对劲(方言,意指关系好)的人,也总会送给我们家一些。我奶奶总用来做烩菜,她把南瓜切块,葱切段,凉水入锅,再加上一把粉条,水开,加入豆腐和猪血块,咕嘟一小会儿后关火,再在上面撒上花椒粉和辣椒粉,用热油一泼就可以出锅了。忙碌了一年的人们,过年是要狠狠休息的,所有活计希望在小年前做完。看完杀猪,买完鲜猪肉,就开始安排其他活了,连节日里的吃食也要在腊月最后几天做好:蒸馒头、做拌菜、炸鸡炸鱼、卤肉、凉菜焯水切好……眼看一年走到尽头,大小活计都要安排好时间,也都各自有规矩。过年的馒头就跟平时不一样,是要做出些花样的,供神的、祈福的、送长辈亲戚的、大人小孩吃的,各有各的花样和说法,不能含糊。小时候,奶奶做好了各种用途的花馍后,总是顺手给我们小孩做一些:预示年年有余的小金鱼,祈求健康平安的“牛项圈”、绽放的莲花,甚至十二生肖。她用的工具就是一根筷子、一把小梳子,面在她手里鼓捣几下,就有了生命。过了初五,爷爷奶奶就会把这些花馍在炉子上烤干,用红绳一串,挂在墙上,等二月二的时候才会拿下来。我早早地就“预定”了最喜欢的“驮银子虫”,心里期盼着二月二的到来。腊月二十三是小年,也是请灶王爷的日子,我爸拿着奶奶早早折好的黄纸,带领着我们穿过院子出门去请神。我们几个叽叽喳喳地跪在自家门前,我爸点火把黄纸烧了,然后大家一起磕头。这黄纸被称作“马”,烧给灶王爷好让他骑马来家。其他的神仙都是除夕晚上才邀请供奉的,唯有灶王爷请得早,因他是“一家之主”。以前的人比较讲究,给灶王爷做的栆山(一种花馍)50厘米高。年复一年,老家的灶台上总少不了一张灶王爷的画像以及那副从我孩童时就刻在脑子里的小对联。上联:上天言好事,下联:下界保平安,横批:一家之主。在老家,我们称“除夕”为“月尽”,月尽对村人来说是个重要的衡量时间的尺度。这一月尽了,这一年就尽了,新的一年也就到了。

据当地媒体报道,自去年9月以来,全澳已有24人因森林大火遇难,约30人失踪,近5亿只动物葬身火海,1500多栋建筑被烧毁,过火面积超过500万公顷。

当地时间1月4日,澳大利亚Cooma,两只袋鼠在浓烟弥漫的田野上跳跃。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6日宣布设立林火恢复基金,首期拨款20亿澳元,用于支持地方政府、农户、初级生产者,以及面向急救人员和其他人士的心理健康计划。

森林大火也受到全世界广泛关注。来自美、加、法、新等国的消防力量已经或即将加入灭火行动。前总理托尼·阿博特作为消防志愿者,经常出现在灭火一线。澳籍好莱坞明星妮可·基德曼表示,将捐款50万美元给消防机构。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华人社区也慷慨解囊,为山火筹款。此前,澳大利亚中华经贸文化交流促进会筹得善款超过39万澳元,分别捐给考拉医院、Blaze Aid志愿者赈灾机构、新州乡村救火队。除悉尼外,堪培拉、墨尔本等地的华人社团也积极呼吁,为救助山火捐款捐物。此外,澳各地华人还自发捐赠救灾需要的药品、生活用品等急需物资,帮助消防员及志愿者抗击火灾。(完)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