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乡随俗在美中国留学生付小费有助了解当地文化

中国侨网12月26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毕业于美国芝加哥设计学院的中国留学生郭爽表示,小费曾让她困惑,但后来慢慢明白小费不仅是服务行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更是一个“外国人”了解美国文化、制度的好途径;因为她刚来美时和同学去咖啡店,美国同学会在收银台上的小费罐投入一元,她当时不理解,因为她认为只有真正的坐下来吃饭,或享受到了别人服务才应该付小费。

但同学告诉她,美国很多青少年投入服务业赚取微薄的生活费,赚得的小费积少成多,更可负担部分大学学费;所以,只要看到有年轻人从事赚小费的兼职工作时,都会放上一两美元,以示鼓励。

随着相关考试接连被取消,中国学生或将错过申请全世界各国大学的最后期限,而中国留学生人数的下降可能会对各国教育机构造成打击,尤其是近年来越来越依赖来自中国学生缴费的美英澳等国的学校。中国留学生是美国最大的外国学生群体,去年为美国经济贡献220亿美元。

邓圆蓁说,以15%小费为例,她总是说服自己,账单金额只是消费总额的85%,另有15%须单独给服务员,这个解释无关尊严与身份,无关阶级,是比较中性和纯经济角度的解释。(张晨)

魏县县长樊中青介绍:“‘扶贫微工厂’让更多农村半劳力实现了在家门口就业,群众增收、村集体增益、企业增效、产业增强一举四得,为打赢脱贫攻坚战闯出了一条产业化扶贫新路。”

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留学生邓圆蓁,赴美数年已慢慢说服自己接受小费文化;她表示,许多劳工在为客人提供服务时,虽付出劳务,但未获得雇主支付工资,因此如果顾客不给小费,就等于“不道德”地免费享受别人提供的劳务。

就在此时,为帮助贫困农村留守妇女等“半劳力”就业,魏县动员部分返乡人员利用在外创业建立的人脉关系和资源,在家从事箱包、服装、毛绒玩具等来料代加工家庭作坊式生产,开设更多为城市大企业订单加工的“扶贫微工厂”。怡怡箱包厂就是首批入驻“扶贫微工厂”的厂家。

(本报记者 刘江伟)

调查结果还显示,有高达87.1%的民众感受到近年来台湾在综艺节目、音乐作品、电影电视等娱乐产业,已渐渐没落。有80.1%的民众认为台湾娱乐产业仍然具有竞争力,为了振兴台湾娱乐文创产业,台当局应该要努力更多。

不过,国际教育咨询企业BE教育驻上海的总监茱莉娅·古丁表示,上述考试的取消给了中国内地学生更多的准备时间。她说,如果原定于5月2日举行的下一轮考试能照常进行,这些中国学生仍能赶上秋季学期开学。(丁雨晴译)

纽约大学大一新生王婉仪表示,之前多次在华埠中餐厅吃饭时都被“强制”收取小费,上美容院时,业者更明白表示“如果没有现金,可以刷卡付小费”,这些经历让初到异国的她非常不舒服。

确诊病例中,现有37例在院治疗,其中28例病情平稳,8例病情危重,1例重症;298例治愈出院;3例死亡。尚有32例疑似病例正在排查中。

如今,韩海超的箱包厂已有30多名工人,每月生产箱包一万多件,扣除工人工资,月收入近万元。“自己富了不算富,我要把微工厂做成大工厂,带领更多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韩海超满怀信心。

“每天早上送完孩子就来服装厂上班,从早上8点干到晚上6点半,每月能拿到3000多元呢。多亏了韩海超,让我不出村就能挣到钱。”说话的闫运英,是刘屯村建档立卡贫困户,自从来“扶贫微工厂”上班,家里的日子越过越好。

农民收入涨了,贫困户也脱贫了,创办“扶贫微工厂”的方法证明有效可行。于是,魏县开始将试点制度化、常态化,有针对性地研究制定了《魏县“扶贫微工厂”建设管理暂行办法》,明确创办程序、建设模式等内容。

韩海超是何人?经过记者询问,他是怡怡箱包厂的厂长。2017年年初,韩海超从外地打工回到村里,向亲戚借了3万元,购买了10台缝纫机,租赁邻居一处闲置庭院,又从村里招了十余名留守妇女,办起了箱包厂,成为村里第一个回家创业的青年。

“刚开始办厂时还有顾虑,怕挣不到钱。现在看来,这都不是事儿。”韩海超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加工的箱包都是订单生产,走外贸出口。厂里每接收一个贫困工人,政府还奖励500元。每台缝纫机政府补贴2000多元,租赁厂房政府给予50%的租金补助。这么好的事儿,以前想都不敢想。”

据介绍,本次民调由ETtoday新闻云民调中心于2019年12月23日至12月25日进行,以台湾地区年满20岁以上民众为调查范围及对象,调查回收有效样本数为1886份,抽样误差在95%信心水平下,为正负2.26%。

仅半年时间,沙口集乡就有箱包、灯饰、服装、毛绒玩具、电子元件等31个“扶贫微工厂”项目落户,新建、改建“扶贫微工厂”4000余平方米,打造家庭手工业专业村7个,从业人员500余人,其中贫困人口120人,人均年收入1.8万元。

You may also like :